别把“诗词大会”变成另一种应试教育

诸如《中国诗词大会》这样的文化节目,其实都不是文化本身,而是一种消费主义的替代品。看这些节目给人以“我们在做语文试卷”的幻觉,因为不用担心成绩,就可以陶醉其中,变成了纯粹的娱乐。

在距新文化运动开始差不多一百年后,传统文化似乎正在迎来一波复兴的浪潮,最起码是在电视屏幕上。《中国诗词大会》之后,央视的《朗读者》又一次获得了收视和口碑的双丰收。在娱乐真人秀主导荧屏的当下,这样的节目,让人感到了浓浓的“文化味”。

10年前央视的《百家讲坛》推出时,很多人都期待会有一个文化类节目的繁荣,但是属于《百家讲坛》的日子非常短暂。易中天和于丹后,节目的影响力就大大下降,最后沦为深夜平静的诉说。但是,公众一直有“文化大众化”的需求,曾在《百家讲坛》讲诗词的古代文学学者康震,也是《诗词大会》的节目嘉宾,说明了两者具有某种承接性。

从《百家讲坛》到《诗词大会》的10年,正是互联网高速发展的10年。尤其是在微博和微信的时代,碎片化阅读和90后火星文流行,即使是中年人,也学会用表情符号来聊天。这种状况,距离古典诗词非常遥远,甚至走到了反面,谁还在网上正经说话呢,更不要说引用诗词绝句了。

《诗词大会》的流行,就是这种大众“文化厌食症”的反向爆发,当人们被互联网语言统治并心生厌倦的时候,唐诗宋词的美,就像新鲜事物一样进入人们视野,它唤起了人们互联网之前的记忆。同样的道理,在都不写信的时候,《见字如面》这样的读信节目,却勾起了人们对书信时代的回忆,就像木心一首诗所写的,“从前慢”,那是一个时代,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

除了这种大背景外,节目的形态也很耐人寻味:在《诗词大会》之前,有《汉字听写大会》和《中国成语大会》,但是一直不算太火爆。从汉字到成语,再到古诗词背诵、文学名篇朗读,这几个节目的发展线索,像极了语文试卷:字词、成语、诗词、阅读。可以预见,在不久的将来,电视上或许会出现某种类型的作文比赛——节目的主创人员一定从语文考试中找到了灵感。

事实上,有关诗词大会的争议,比如 “死记硬背算什么真本事”“背再多也不见得能写出好诗”,看上去就像是在讨论考试一样。

武亦姝超强的背诵能力,让她在《诗词大会》中脱颖而出,她已经入围了“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”候选人,接下来,或许还有商业代言之类的。这会有一定的示范效应。在整个社会都在倡导国学热以及此类节目的推动下,很有可能出现一个父母要求孩子背诵古诗词的潮流。越来越多的父母加入逼迫孩子背诵古诗词的大军,对孩子的成长是否有利?要知道,即使从纯应试的角度,只靠背诵都是考不好语文的。

在我看来,《朗读者》和《见信如面》是比《诗词大会》更好的节目形态。即便如此,它们看上去都在提倡阅读,其实提供的也只是一种“视听”产品。当下,随着各种新技术手段的兴起,人们可以通过视听的方式来“读书”,也有人专门把书总结成要点,让用户可以更方便地获取关键信息。但是,这些都不是阅读本身,不能让更多人爱上读书,甚至相反:这很有可能成为一种偷懒的借口,既然可以听要点,为什么还要进行深阅读呢?

这些节目都不是文化本身,而是一种消费主义的替代品。看这些节目给人以“我们在做语文试卷”的幻觉,因为不用担心成绩,就可以陶醉其中,变成了纯粹的娱乐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